毛房:提醒食之要紧,勿忘生活与思考之根本

作者: 时间:2020-07-19文化生活781人已围观

文字:再见阿毛

毛房,移动于各市集之间,摊位上卖的是手工鹹派、磅蛋糕等等。就像是个会走路的厨房,将他的生活态度带着走,有如以食材创造艺术,传递思想。除了在各市集、活动摆摊外,毛房也不定期于学学Xue Xue开设手作料理课程,推广手作料理的乐趣和美好。本期谬誌茗刊载了与毛房的访谈,让读者更深入了解这位手作料理的艺术家。

毛房:提醒食之要紧,勿忘生活与思考之根本

我们很好奇,什幺契机让你开始喜欢手作料理?

因为爱吃的关係,我好像一直都喜欢在厨房弄弄东西,但真正开始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正经事是几年前经历人生低潮的时候。一开始只是找件事想转移注意力,却意外发现在料理、烘焙的过程中能静心独处,我喜欢食材互相融合的过程、也喜欢偶尔出现的小失误,而备料与清洗器具也是疗癒的过程,我没办法接受喜欢进厨房的人不喜欢洗碗这件事,对我来说事情要有始有终。

也或许是因为以前有美术相关背景的关係,我发现做烹饪、烘焙跟绘画很像,你要去挑选你的媒材然后经过组合而创造出属于你的作品,就算有固定的食谱你还是会有属于你的味道。这样的连结感让我觉得很有趣也很容易在创作的过程中保持专心。

是什幺原因让你选择去米兰进修?

因为目前全世界只有米兰有「食物设计」这门学科(有归类到硕士学位以内的)。当时心想,都出国了我要念个学位。

你喜欢米兰的文化吗?对你的创作有没有什幺冲击?我们此期主题是异乡人,旅居异乡的时候,对你的创作历程有没有什幺影响?而你所看到的与台湾的艺文形态,有没有什幺差异性?

米兰是个很商业化(而且不有趣)的城市。观光还好,但长久生活就另当别论。我不喜欢米兰的文化,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个性很固执,又或者是异乡人的关係。我没有办法真正深入找到属于自己的舒适圈。在台湾的我是很幸运的,身边充满有才华且勇敢的家伙,每个人都拿自己的人生去赌注、创作,过着辛苦却不妥协的生活。这样浪漫的生活方式导致我刚来这边的时候很不习惯,虽是唸设计、却没办法在这个城市找到实验性质的东西、身边接触到的大部分却是从商的人士,价值观与做事脉络与过去的我有很大的不同,因而感到很大的冲击。

刚到米兰的时候,我依循着过往的经验想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找展览、找独立咖啡店、找听音乐的地方,却常常觉得失落且空虚,后来发现自己只是想複製自己在台湾心目中的乌托邦。于是我花了很多时间独处,渐渐找到与自己相处的方式与来这边的理由。虽然目前为止没有实际的产出(学校作业不算的话),甚至连粉丝页都因为生活方式不同、想法不同而对于经营方向开始有些困扰,但我想对于长久的创作脉络而言是有绝对影响力的。

其实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出国一趟,因为我个人是属于有点在安逸情况下钻牛角尖,又不喜变动的家伙,在一样的环境待久了、太知道如何让自己舒适了,在某种程度也就停滞了。我觉得现阶段对我来说就是大量的吸收与沈澱期吧:看着许多不同面向的人们、反思自己生活的方式、花时间与自己独处,脑中在转的东西常常让我觉得好像自己已离群索居了三年而不是六个月。

对吃这件事情的看法?

吃对我来说应该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第二是睡觉。

我从小就是很期待吃东西的人、吃所带给我的满足感与重要性几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取代。计划中想吃的东西没吃到会坐立难安、吃到好吃的东西会情不自禁左右摇摆。吃是我一天的动力,早上一醒来就会在脑中计划好今天中午要吃什幺、晚上要吃什幺,一天的行程可能都会因为要吃什幺或要煮什幺而因此改变。也是因为这样贪吃的个性才会让我进厨房的吧。

还有,吃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意味着分享与团聚,我的父母把吃饭看成一件正经事,从小时候的父亲坚持饭桌上的三菜一汤,到我与姊姊都长大离家后,每週回家的吃饭就是一件大事了,一定是一桌菜配上几瓶酒,一餐吃上两三小时都不为过、有时尽兴时甚至从中午吃到天黑。因此我非常习惯做菜邀请朋友来家里吃饭,吃对我来说不仅是我个人的欲望,也是拉近人心距离的最好的方式。

毛房:提醒食之要紧,勿忘生活与思考之根本

你在毛房的粉丝专页上,经常会分享一些日常生活的文字,让我们想到吉本芭娜娜的厨房,有种恬静却冲击的美好感受,我们很好奇平常你都怎幺安排生活呢?

我记得国中的国文老师曾经说过写作/处事有两种方式:大题小作或小题大作。好像是废话,但我却印象很深刻。活了好多年之后我发现我是个非常喜欢日常生活小题大作的人。我喜欢放大感知去感受生活中的细节,却不喜欢生活遭受太大的变动,你也可以说我很无聊,但对我来说醒来的时候花一点时间感觉被子香香的、赖一下再起床、烧开水、放音乐、煮咖啡、打开冰箱看着食材决定早餐的内容、慢条斯理地想着今天的计划、吃完早餐洗个澡再出门,或是不出门,不管是有阳光洒进来还是窗外在暴雨,这都是我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

会把与自己相处的时间拉长,我不喜欢匆匆忙忙这会让我很焦虑。

教学料理与自己做料理的落差为何?在同学与你的互动当中,有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触与经验?

落差其实蛮大的。因为我私下比较随性、也不擅长在大家面前说话、常常凭着感觉或对味道的直觉行事,自己工作时就多加了一点糖、多倒了一些酒。一旦要面对人群的注目,好像有个聚光灯似的,一举一动就成了责任:食谱要写得精準、任何的小动作都会被放大检视、很多没想过的问题都可能被发问、舞台感的感受很强。

第一次上课前还找了一些朋友来帮我演练一番(但是失败了)。我是个蛮彆扭的人,却在这几次的教学中得到了蛮好的体验,我想关键就是在做自己吧。在做好充足準备、不怕人提问的前提下,放出真实的自己、害羞或口拙就一边笑笑一边诚实表述,没有想要隐藏什幺,在这样的状况下每次都会有很真心的交流。最开心的事情是,几次上课的体验中,有位每次都来报名的学生,这让上课前在教室备料偶尔会有紧张情绪的我,只要一看到她走进教室就有种嘿你来了呀的熟悉感,进而感到十分的安心。

毛房:提醒食之要紧,勿忘生活与思考之根本

最近看过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

《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我很喜欢生活中支微末节被记录下来然后搭配上狂想的结局的反差,电影以荒谬的手法呈现,我觉得很有趣,好像自己偷偷藏在心里无厘头的想法被别人实现一样的满足。

身为一个创意工作者,生活中自然会有所得失,在追求理想的过程,有没有遇到什幺困难与困境?

若是要以烘焙来说我觉得我算是幸运的人,因为一开始我是抱着分享的心态并没有把这当做一份正规的行业在做,摆摆摊、分享给朋友吃,很轻鬆的心情,不抱期待也就没有失落,很随性地发表自己对于生活与食物的感受,或许是这种诚实结交到了一些好朋友吧,逐渐有了一些邀请摆摊的机会、教学的机会,虽然还是常有一些小挫折。但我觉得以大人生的前提下真的都不算什幺难题,顶多就是偶尔摆摊的时候卖不完自己吃掉,但当下也不是挫败,顶多就是像料理东西军战败的主厨的在楼梯间自己落寞吃完自己料理的疑惑与不解:奇怪,好吃的东西怎幺没人吃咧?的感觉。

在米兰独自生活时,会不会觉得想家?或是感到恐慌呢?

会啊,会恐慌(对于年纪)然后想念熟悉的生活。常常想着很多计划然后觉得「天啊,在这边到底要怎幺执行?啊,好想赶快回台湾喔」这种感觉。

接下来的计划?

想要做的事情好像很多,最想要回台湾成立一个关于食物的实验室,想要结合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不同领域也没关係想法一致就好了,有趣的、有机的、多元发展性的、大家都可以体验的,但我还在规划细节的阶段。


毛房:提醒食之要紧,勿忘生活与思考之根本

相关文章